婚姻大事由太监决议,中国历史上唯一被妓女推上龙椅的唐朝皇帝

2020-01-01 03:18 来源:未知

我们就不从整个明朝的公主驸马生活展开话题了,事实胜于雄辩,就截取几个例子来看看实际情况吧。且说大明朝弘治八年,即明孝宗时期,公元1495年,明朝的德清公主,即明孝宗的姐姐,将要下嫁给袁相。这袁相是何许人?状元?非也;将军?非也。抑或唐伯虎那样的才子?非也。《万历野获编》第五卷交代,袁相是个“富民”,有钱人,至于具体是从事哪一行的,史书也没有交代。不仅是史书没有交代,连皇帝皇后那边也没有交代,那这驸马是怎么选上来的呢?

这条路走不通,驸马冉兴让也有一手准备,他写好申诉信,准备入朝喊冤,直接闹到明神宗那里去。幼稚的驸马爷,哪里想到那位和管家婆一起喝酒,名叫赵进朝的太监,早已经在路上布好埋伏,一等驸马爷出现,数十个打手便一涌而出,将冉兴让揪到内廷,又是一顿狂殴,打得驸马“衣冠破败,血肉狼藉”。

娶个公主当老婆,那是童话;娶个老婆当公主一样看待,那是神话;娶个公主一样的老婆,你居然还能熬下去,那是谎话;结婚娶妻和公主这个词沾边的,十个有九个不轻松,这是大实话。

唐朝公主与和尚偷情让老公在外放哨

这语气,敢情是把公主当成冲喜的。永宁公主嫁过去几个月,夫婿就死了,可怜大明公主嫁人,连夫妻之实都没有,几年后,永宁公主抑郁而终。《万历野获编》的作者沈德符忿忿地说:冯保的罪孽比李广还要大十倍。这事情,不能不说张居正没有一点责任,在张居正死后,明神宗抄张居正的家,其家属流放的流放,甚至张的老母还惨遭饿死,是否跟此有关呢?哭笑不得:公主夫妻见面要经管家婆首肯明朝公主下嫁,要带一个老宫人管理家中事务,这个老宫人就叫“管家婆”。管家婆可不是佣人下人,而是管理人,可以视驸马爷为奴隶——“蔑视驸马如奴隶”,哪怕是对金枝玉叶的公主,一举一动也受管家婆的限制。前面所说的驸马梁邦瑞,其早死固然跟身体素质有关,其实也和管家婆索要钱财不成,故意惹梁邦瑞生气有关系。

明朝公主下嫁,要带一个老宫人管理家中事务,这个老宫人就叫“管家婆”。管家婆可不是佣人下人,而是管理人,可以视驸马爷为奴隶——“蔑视驸马如奴隶”,哪怕是对金枝玉叶的公主,一举一动也受管家婆的限制。

更悲惨的是明神宗的胞妹永宁公主,在万历十年即公元1582年下嫁,选中的夫婿是京城的富家子弟梁邦瑞。这梁邦瑞身患恶疾,来日不多了。昧尽良心的太监冯保收受了冯家几万两银子,居然将来日不多的梁邦瑞选为驸马。而且这梁邦瑞的身子骨如何,已经不是秘密,大家都在为永宁公主的幸福捏一把汗的时候,当时的首相张居正居然也坚持冯保的这个决定——“首揆江陵公(张居正,因为其为湖北江陵人)力持之”。皇帝和太后也太不管事了,居然也就把个娇滴滴的永宁公主嫁过去了。新婚之夜,惨不忍睹,新郎梁邦瑞居然口鼻流血,沾满衣袍,无法行礼。没心没肺的太监居然还说:新郎流血,这是红色吉兆啊——“宫监尚称喜,以为挂红吉兆。”

图片 1

紧接着,又有大臣辩护说:余德敏胡说八道。在这种无所适从的情况下,为了妹妹的幸福,明世宗只好使用排除法,将陈钊从名单上剔除出去,着令再选。又有两个人选浮出水面,一个是谢诏,一个是高中元。谢诏模样还过得去,高中元则是个小帅哥。永淳公主看上了小帅哥。然而,皇太后介入了此事,她可能觉得小帅哥不可靠,还是谢诏老成,于是定下谢诏为驸马。结果如何呢?新婚之夜,揭下帽子一看,驸马爷原来是个“绝顶聪明”的人,连个发型都做不了。永淳公主想着那个高帅哥,当然对眼前的这个很不满意。这事就传到民间去了,还产生了一首名为“十好笑”的歌谣,其中一句唱道:“驸马换个现世报”。当然,这也是一种歧视,谢诏虽然头上缺少点,但人品不错,而且有福气,《万历野获编》说他“富贵者四十年”。

在大明王朝,公主和驸马的婚姻生活,真正儿是个大笑话。我们通过《万历野获篇》来揭示明朝公主和驸马的悲催生活。

按照我们的理解,李广这是犯了欺君之罪,这应该是掉脑袋的事吧?李广犯下如此大罪,居然没事,只是拿一个地位更低的太监萧敬处置了事。李广这个罪魁祸首安然无恙。明孝宗是一位勤于政事的皇帝,不仅早朝每天必到,而且还设置朝,是个很用心的皇帝,难道就抽不出一点时间关心一下姐姐的终身大事?费解!

居然就成驸马人选了,这等于是把公主给卖了,而收钱的是太监李广。太监对公主的婚姻不负责也就罢了,皇帝居然也不为公主的婚姻负责,也不细细询问一番,没听说明朝的皇帝忙成这样的。

在大明王朝,公主和驸马的婚姻生活,真正儿是个大笑话。我们通过《万历野获篇》来揭示明朝公主和驸马的悲催生活。

养公主千日,用公主一时,是也。高阳公主就不得不接受这样的命运。她是老爹唐太宗的第十七女,天生活泼,毫无保留地绽放着自己的热烈性格,在众女儿中最得唐太宗宠爱。高阳就像鲜花一般骄傲。但是,高阳公主还是被许配给丞相房玄龄之次子房遗爱。嫁人嫁的不是人,嫁的是家世,房玄龄是凌烟阁上的大功臣,唐太宗把高阳公主嫁给他的儿子是出于对高阳的抬爱。——可惜,房遗爱和他以学识、识才知名的父亲太不相同,不学无术,只有一身蛮力。气愤之余,高阳公主从结婚那天起就不接纳丈夫。但是,多情人总是会遇上烦恼的。她在领地打猎时遇到了辩机和尚。这是他们的初恋。那时,公主16岁,辩机二十一岁。年轻人犯错误,连上帝都可以原谅他们罢?

寿宁公主第二天真的入宫申诉时,事情已经定调,没了翻身的机会,其母亲已经“怒甚”,拒不见公主。真闹不清这些皇妃,成天相信外人家的话,而对自己的亲生骨肉,连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。这条路走不通,驸马冉兴让也有一手准备,他写好申诉信,准备入朝喊冤,直接闹到明神宗那里去。幼稚的驸马爷,哪里想到那位和管家婆一起喝酒,名叫赵进朝的太监,早已经在路上布好埋伏,一等驸马爷出现,数十个打手便一涌而出,将冉兴让揪到内廷,又是一顿狂殴,打得驸马“衣冠破败,血肉狼藉”。

高阳公主:李世民的第十七女,性聪慧,备受宠。嫁给宰相房玄龄次子房遗爱,夫妻不谐。后与会昌寺僧人、玄奘高足辩机私会。数年后,事发,辩机被腰斩,高阳公主身边的侍女均被处死。后来李治登基,高阳公主开始与僧人寻欢作乐。三位僧道怂恿高阳公主推翻李治造反,被赐死,年仅二十七岁。

这选驸马的业务外包了,由宫里头的太监包揽这一项业务。德清公主的婚姻,是由当时的内官监李广一手操办,李公公怎么去选驸马,毫无技术要求,也没有量化标准,有个叫袁相的富户,花了一大把钱贿赂李公公。居然就成驸马人选了,这等于是把公主给卖了,而收钱的是太监李广。太监对公主的婚姻不负责也就罢了,皇帝居然也不为公主的婚姻负责,也不细细询问一番,没听说明朝的皇帝忙成这样的。还好,皇上不负责,太监不负责,但朝廷的官员敢负责,眼看袁相和公主的好事就要成了,幸亏有官员上书揭发李广的猫腻,说这驸马爷是花钱打点上来的,“婚期有日矣,为科道官发其事”,明孝宗朱祐樘总算醒了一回,听说太监对皇家闺女这么不负责,怒了,一道圣旨下去,勒令重新选驸马。

哭笑不得:公主夫妻见面要经管家婆首肯

《万历野获编》第五卷记载寿阳公主与夫婿冉兴让的悲惨故事,然而,史书所载冉兴让所娶公主为明神宗的女儿寿宁公主,应该后者为确。在一个月夜,寿宁公主宣夫君冉兴让见面,一时忘记要向管家婆梁盈女打报告这道手续。管家婆当时正在与太监赵进朝饮酒,听到公主夫妻未经允许就私自见面的消息,马上冲进公主房间,将驸马冉兴让揪出来,一顿狂殴;公主护夫心切,出来劝解,居然也被管家婆责骂。寿宁公主“悲忿不欲生”,准备第二天入宫里头向母妃申诉。结果梁盈女恶人先告状,而且还是添油加醋地告状。

然而,在唐朝,皇帝的81妃嫔都会被临幸,每月到了那么几天,就是皇帝最为痛苦的日子,一夜要连续御九女,持续搞九天,羡煞人也啊。

德清公主还算是有惊无险,最终还是嫁了个如意郎君。明孝宗的女儿永淳公主就“杯具”了。明孝宗死后,明世宗嘉靖六年,公元1527年,明孝宗的女儿永淳公主也要嫁人了。明世宗还是蛮负责的,为妹妹亲自圈定了一个名为陈钊的夫婿,这个陈钊当时在候选人名单上排第三名。然而,大臣余德敏上奏,揭发说陈钊家里有遗传病史,而且陈钊的老娘不是陈家的原配,是再婚嫁到陈家的妾。

管家婆摧残公主和驸马

《万历野获编》第五卷记载寿阳公主与夫婿冉兴让的悲惨故事,然而,史书所载冉兴让所娶公主为明神宗的女儿寿宁公主,应该后者为确。在一个月夜,寿宁公主宣夫君冉兴让见面,一时忘记要向管家婆梁盈女打报告这道手续。

图片 2

而且这梁邦瑞的身子骨如何,已经不是秘密,大家都在为永宁公主的幸福捏一把汗的时候,当时的首相张居正居然也坚持冯保的这个决定——“首揆江陵公力持之”。

按照我们的理解,李广这是犯了欺君之罪,这应该是掉脑袋的事吧?李广犯下如此大罪,居然没事,只是拿一个地位更低的太监萧敬处置了事。李广这个罪魁祸首安然无恙。

就这样过了八九年了。在自我情感中四处逃避的辩机被选去译经,已经很久很久很久没有再见到高阳了。但是,他藏匿着高阳赠送的玉枕,被小偷偷了出来,他与高阳的私情也就大白于天下。唐太宗大怒,立刻下诏,将辩机处以腰斩的极刑。高贵的辩机,就在市井小儿幸灾乐祸的围观中,迎接了最污浊和最惨烈的生命终结方式。

更悲惨的是明神宗的胞妹永宁公主,在万历十年即公元1582年下嫁,选中的夫婿是京城的富家子弟梁邦瑞。这梁邦瑞身患恶疾,来日不多了。昧尽良心的太监冯保收受了冯家几万两银子,居然将来日不多的梁邦瑞选为驸马。

寿宁公主第二天真的入宫申诉时,事情已经定调,没了翻身的机会,其母亲已经“怒甚”,拒不见公主。真闹不清这些皇妃,成天相信外人家的话,而对自己的亲生骨肉,连个解释的机会都不给。

图片 3

图片 4

前面所说的驸马梁邦瑞,其早死固然跟身体素质有关,其实也和管家婆索要钱财不成,故意惹梁邦瑞生气有关系。

德清公主还算是有惊无险,最终还是嫁了个如意郎君。明孝宗的女儿永淳公主就“杯具”了。明孝宗死后,明世宗嘉靖六年,公元1527年,明孝宗的女儿永淳公主也要嫁人了。

我们就不从整个明朝的公主驸马生活展开话题了,事实胜于雄辩,就截取几个例子来看看实际情况吧。且说大明朝弘治八年,即明孝宗时期,公元1495年,明朝的德清公主,即明孝宗的姐姐,将要下嫁给袁相。这袁相是何许人?状元?非也;将军?非也。抑或唐伯虎那样的才子?非也。

婚姻大事由太监决议,中国历史上唯一被妓女推上龙椅的唐朝皇帝。管家婆当时正在与太监赵进朝饮酒,听到公主夫妻未经允许就私自见面的消息,马上冲进公主房间,将驸马冉兴让揪出来,一顿狂殴;公主护夫心切,出来劝解,居然也被管家婆责骂。寿宁公主“悲忿不欲生”,准备第二天入宫里头向母妃申诉。结果梁盈女恶人先告状,而且还是添油加醋地告状。

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。公主本是世界上最好混的一个职位,既不用像王子们一样,为了争权夺利,不是你吃了我就是我吃了你;也不用像嫔妃们一样,为了抢后宫里惟一的一个男人机关算尽,多数人还得终生守寡;公主只需要在宫廷里吃香喝辣,吆五喝六便够了。但是,她们享受了皇室带给她们的尊荣和富贵,就必须分担皇室的风险和危机,必要时还得作为一个政治筹码,去交换边界的安宁,笼络宠臣的忠心。

皇帝和太后也太不管事了,居然也就把个娇滴滴的永宁公主嫁过去了。新婚之夜,惨不忍睹,新郎梁邦瑞居然口鼻流血,沾满衣袍,无法行礼。没心没肺的太监居然还说:新郎流血,这是红色吉兆啊——“宫监尚称喜,以为挂红吉兆。”

娶个公主当老婆,那是童话;娶个老婆当公主一样看待,那是神话;娶个公主一样的老婆,你居然还能熬下去,那是谎话;结婚娶妻和公主这个词沾边的,十个有九个不轻松,这是大实话。

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李瀍从邯郸带回的王美人突然发飙,她极其镇定地走出王府,来到满脑子浆糊的神策军官兵面前,大声说:“你们所说的‘大的’就是颍王殿下,颍王身材魁伟,当今皇帝都称他为‘大王’,颍王与你们仇中尉还是生死之交,这等大事,你们可要谨慎,一旦出错是要满门抄斩的!”众人一听,大眼瞪小眼,不知道眼前这个女人说的是真是假。王美人毫不含糊,转身回府把藏在屏风后边窥视的李瀍推了出来,果然,李瀍高大魁梧,所言不虚。神策军二话没说,立马拥李瀍上马,护送至少阳院。后来宦官发现迎错了人时已反悔不及,只好将错就错,拥立李瀍为皇太弟。几天后,文宗病逝,李瀍即位,即唐武宗。

明世宗还是蛮负责的,为妹妹亲自圈定了一个名为陈钊的夫婿,这个陈钊当时在候选人名单上排第三名。然而,大臣余德敏上奏,揭发说陈钊家里有遗传病史,而且陈钊的老娘不是陈家的原配,是再婚嫁到陈家的妾。

冉兴让狼狈地从长安门跑出来,结果呢?他的轿夫也已经被太监们打散了。没了抬轿的,驸马只好披头散发,光着脚丫徒步回到府邸。

《万历野获编》第五卷交代,袁相是个“富民”,有钱人,至于具体是从事哪一行的,史书也没有交代。不仅是史书没有交代,连皇帝皇后那边也没有交代,那这驸马是怎么选上来的呢?

图片 5

紧接着,又有大臣辩护说:余德敏胡说八道。在这种无所适从的情况下,为了妹妹的幸福,明世宗只好使用排除法,将陈钊从名单上剔除出去,着令再选。

还好,皇上不负责,太监不负责,但朝廷的官员敢负责,眼看袁相和公主的好事就要成了,幸亏有官员上书揭发李广的猫腻,说这驸马爷是花钱打点上来的,“婚期有日矣,为科道官发其事”,明孝宗朱祐樘总算醒了一回,听说太监对皇家闺女这么不负责,怒了,一道圣旨下去,勒令重新选驸马。

就在他们安享王府生活的时候,大唐帝国的时局却因为立嗣一事而一波三折。当时在位的唐文宗是一位勤劳的皇帝,面对太监干政,曾想借助大臣的力量加以铲除,但在甘露之变中遭遇了彻底失败。

这事就传到民间去了,还产生了一首名为“十好笑”的歌谣,其中一句唱道:“驸马换个现世报”。当然,这也是一种歧视,谢诏虽然头上缺少点,但人品不错,而且有福气,《万历野获编》说他“富贵者四十年”。

图片 6

在大清王朝的时候,皇帝临幸妃子完全是凭着自己的喜好。如果他看不上,那个这个女子就有可能在宫中等上一辈子。

一夜御九妃 揭唐朝皇帝最真实的私生活

明朝公主的悲惨生活:婚姻大事由太监决定

当时安王和李瀍都住在王爷区—十六王宅。仇埌派出去的神策军是一帮粗人,没弄明白他的意思,一大群人匆匆忙忙来到十六王宅时,却连要迎接哪位亲王都没弄清楚,站在门口傻了眼。宫中的仇埌反应还算快,马上派一个信任的手下追了上去。然而这人是个脑子明白嘴上却讲不明白的大笨蛋,到了王府门口张嘴半天,才傻乎乎地喊出一句:“迎接大的!”神策军听到后还是一头雾水,搞不清该接谁。府里面的安王和李瀍都听到了外边的喧哗,但是他们在没有最终确定之前都不敢贸然行动。

驸马爷人选可以随意换

图片 7

半年后,最疼爱她的父亲去世了,她一滴眼泪都没有掉,一点都不难过。弟弟李治当上了皇帝,高阳更自由了。她开始公开纳其他和尚为面首,秽乱春宫,甚至纵容和信任他们,打算宫廷政变。房氏兄弟出卖了高阳公主,她终致毁灭。“辩机是我的骄傲,房遗爱才是我的耻辱。”高阳公主这么说过。那时,辩机已死,她已经不再骄傲了。

这事情,不能不说张居正没有一点责任,在张居正死后,明神宗抄张居正的家,其家属流放的流放,甚至张的老母还惨遭饿死,是否跟此有关呢?

揭秘明朝公主的悲惨生活,婚姻大事竟由太监决定!

一次外出游乐时,李瀍在邯郸结识了一位王姓妓女,此女不仅艳惊四座,而且歌舞俱佳,李瀍当即决定为她赎身,然后带回王府。

死亡在这边,爱情在那边。已经悲恸至疯的高阳,活着,是出于惯性。辩机之后,高阳公主的少女抒情时代结束了。不承认爱情。放弃灵魂。忘记追求。耽迷肉欲。相信权势。以及,好死不如赖活。正像经历了苏丽珍之后的周慕云,在《2046》里已经流不出眼泪,也不再被眼泪打动。

明孝宗是一位勤于政事的皇帝,不仅早朝每天必到,而且还设置午朝,是个很用心的皇帝,难道就抽不出一点时间关心一下姐姐的终身大事?费解!

可笑的是,驸马房遗爱居然像尽忠的良犬,在外面给他们看门。投桃报李,公主特别送给房遗爱两名年轻、美丽的侍女。史上,太后、皇后与和尚宣淫的很不少,例如武则天、胡太后等都是。可看官都知道,那些和尚不过是女王们的性奴,人品卑劣,有污清门。可辩机不是。辩机是玄奘的高足,是长安城最负盛名的学问僧,翻译了《大唐西域记》。从事译着的缀文大德九人中,二十六岁的他最年轻,译的经也最多。作为一个大德,他的名字已和玄奘一起流芳万载。当然,才华并不能证明一个人的人品,但一定可以增加一个人的价值和份量。这足以说明年轻的高阳绝非贪图情欲,而是真心爱慕。

图片 8

免责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

这语气,敢情是把公主当成冲喜的。永宁公主嫁过去几个月,夫婿就死了,可怜大明公主嫁人,连夫妻之实都没有,几年后,永宁公主抑郁而终。《万历野获编》的作者沈德符忿忿地说:冯保的罪孽比李广还要大十倍。

这选驸马的业务外包了,由宫里头的太监包揽这一项业务。德清公主的婚姻,是由当时的内官监李广一手操办,李公公怎么去选驸马,毫无技术要求,也没有量化标准,有个叫袁相的富户,花了一大把钱贿赂李公公。

图片 9

结果如何呢?新婚之夜,揭下帽子一看,驸马爷原来是个“绝顶聪明”的人,连个发型都做不了。永淳公主想着那个高帅哥,当然对眼前的这个很不满意。

此后,大宦官仇士良、鱼弘志等人完全掌握了朝政大权,就连唐文宗册立太子一事都要过问。后来甚至伪造了文宗的诏令,册立安王为皇太弟,派神策军赴十六王宅迎请安王即位。

又有两个人选浮出水面,一个是谢诏,一个是高中元。谢诏模样还过得去,高中元则是个小帅哥。永淳公主看上了小帅哥。然而,皇太后介入了此事,她可能觉得小帅哥不可靠,还是谢诏老成,于是定下谢诏为驸马。

27岁之前,颍王李瀍一直兢兢业业地做王爷,尽情地骑马游乐、求仙炼丹,过着极为快乐逍遥的生活。

TAG标签:
版权声明:本文由澳门AG捕鱼网投-澳门平台网投app发布于世界史故事,转载请注明出处:婚姻大事由太监决议,中国历史上唯一被妓女推上龙椅的唐朝皇帝